一位著名的建筑师为某单位设计建造了一组现代化的办公大楼。这是三幢建设在一大片空地上遥遥相望的漂亮的大楼,建筑师超人的艺术素养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大楼轮廓初具的时候,看到的人都已经赞不绝口了。
  工程快竣工时,工人们问他:“三幢大楼之间的人行道如何铺设?”
  “在大楼之间的空地上全种上草。”建筑师回答。
  大楼主人和工人们都感到纳闷,但这是著名的建筑师的话,他们不好反对,就在这空地上全种上了草。
  一个夏天过后,在三幢大楼之间,和三幢大楼通往外面的草地上,已经被来来往往的行人踩出了若干条小路。这些小路有些因为走的人多,就宽些,有些因为走的人少,就窄一些,但他们蜿蜒伸展,错落有致,就像是几条树林间的小道。
  到了秋天,建筑师又带着工人们来了,他让工人沿着人们踩出的路痕铺就了大楼之间和通向外面的人行道。然后在道路两旁种上了树木和花草。
  每一个走在这些道路上的人都说:这几条路,是比大楼更伟大的杰作。

  建筑师创造了两个伟大的作品,而在这两个伟大的作品里,正有着相互补充着的教育真谛。
  建筑师设计建造了三幢和谐地组合在一起的大楼,它这是在告诉我们:教育,应该是一项有目的的工程。教育必须有一个清晰的蓝图,它就是皮格玛利翁王子用刻刀雕刻他手中的汉白玉,并使之成为一尊美丽的少女雕像,并用你关注的目光使这尊雕像复活的过程。也许人与其他的群居动物的不同之处正在于,人能够通过教育来改变人本身,同时也改变他周围的环境。
  这使人想起哈佛大学珍藏着的那本《卡尔·威特的教育》,一个天智并不出色的少年卡尔·威特,正是由于他父亲――一个牧师从一开始起就目标清晰地对儿子的智力进行“设计和建筑”,终于使得儿子成为“少年天才”,成了著名的大学教授。这里面的值得我们学习一辈子的方法,不是这个寓言可以包容的,但是,这一点它们是相同的:教育,是应该有目的;教育,是一个不断完善蓝图不断建筑的过程。
  可是,我们不要忘记,这个寓言中还有另外一个更伟大的工程:那几条按人们的“脚”量身定做的道路。这既是寓言真正吸引人的地方,也是这个故事所能给予我们教育的最好启示。
  他是在告诉我们:教育,在有着清晰目标的同时,更是一个“顺性而为”的过程。而也是这一点上,我们当前的教育(无论是家族教育还是学校教育)暴露出了它致命的弱点。在家庭教育中我们容易犯的一个错误,是望子成龙过切,一味按某一种“龙”的标准来人为地铺砌子女的人生道路。于是,学音乐只是为了能够成为音乐家,至少也是音乐师,而不再是为了提高人的生活品位。学绘画、文学、数学莫不如此,我们做父母的,往往在孩子还没来得及出生,就“指腹为婚”地试图安排他一生的道路。
  而在学校教育中,有多少学:桶嘀魅沃两窕挂览涤诘掠己讼冈蛟诠芾碜叛兀空庵帜J交逃芾淼闹旅醯闶且酝桓霰曜祭匆、教育、管理一切学生,它容易扼杀学生的个性,导致学生最终千人一面,众口一词,导致在肯定部分“优生”(符合教师指定的规格)的同时,把相当数量的人当成“不合格品”甚至“淘汰品”。
  从一句口号里我们可以看出作为家长和教师的我们对孩子的殷切程度:让他成为“祖国的栋梁”。但是我要说:如果青草、玫瑰、桃、李有了这样希望,那么悲哀与悲剧就此开始了——这既是孩子的悲剧,又是家长和教师的悲剧,更是中国教育的悲剧。最终,我们的许多孩子既没有开花,也没有结实,既没有成为“栋梁”也没有成为“果树”,――因为他们被一律地栽种在了大田里,一律地被好心地施上化肥,一律地被曝晒于充足的阳光之下。
  那么教育的目标到底应该如何确定呢?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表达:让青草长成青草,并进而覆盖大地;让玫瑰长成玫瑰,并进而带来芬芳;让橡树长成橡树,并进而结出橡籽,并成为实际意义上的栋梁。
  如果教育的最终目的是让每一粒种子成为它能够成为的样子,那么教育的过程其实也就是是帮助学生“认识你自己”、?“成长为你自己”的过程。就像故事中所说,教育者在空地里上种上草,然后我们一起等待夏天的降临,让孩子自己的脚,印在草地上,踩出人生的痕迹,这,就是属于他自己的,也就是最好的道路。